东宫骚货甜妞|微信上的骚货号|丝袜小骚货自慰
业务邮箱
fIuzsQLu@googlemail.com
首页> 欧美孕妇看黄片对宝宝会有影响吗

第197章空棺材

内容详情

第197章 空棺材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向刚才那个见识多的大叔问道:“您看看这是怎么了” 那个大叔戴着黑边框老式眼镜,摸着下巴上的胡须,靠近棺材仔细研究了起来。 这个大叔姓朱,村里人通常称他为朱先生,据说他懂一些知识,小时候我还让他给叫过魂儿。 朱先生围着棺材转了三圈儿,走到我身前,轻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孩子,我之前给你爸看过了,他这是被厉鬼身了,无药可救,只能放弃间的好日子,去间讨个生活了。” 看来之前我爸口中的那个先生,就是这个朱先生了,怪不得我爸那么神神叨叨的,也不去医院治病,一心想死,原来全都是这朱先生说的。 我说:“朱先生,我爸这些年身体没什么问题,为人也是本本分分的,怎么突然就会被厉鬼身了呢” 朱先生说:“这个原因可就多了,我的本事还没有大到哪里,我只能看出来你爸是被一只女鬼身了,分析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被身了。” 我皱了皱眉头“女鬼” 要是女鬼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事了,说不定还是什么风债呢 不过我觉得我爸老实本分,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所以这个被鬼身的原因还真是需要仔细研究研究。 朱先生指着棺材说道:“我估计现在这棺材里是动了尸气,不知道是哪一步没有操作好。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棺材打开看一看,然后再重新钉上。” 我说:“棺材哪儿打开再重新钉上的道理啊棺材盖都盖上了,再打开的话,不会有什么不好吧” 朱先生说:“不好是肯定的,但现在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。我让你爸订做的棺材,包括墓的选地,全都是希望能够镇住那只着你爸的厉鬼。可现在看来,这一切都没有用了,既然棺材里的尸体动了尸气,那就说明厉鬼已经对你爸下手了,必须让我打开棺材看一看,再做决定。” 现在道士和胖子也不在我身边,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。 我从小也听说过朱先生的大名,十里八乡的灵异事件都找他去处理。他的威望还是比较高的,所以我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,要不然现在这情况如此紧急,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。 我说:“朱先生,我爸的事情就麻烦你了,到时候我必有重谢。” 朱先生点了点头,立刻招呼着周围的几个壮汉过来起钉子,开棺材。 一开始大家都躲到了靠后的位置,但是朱先生站了出来,大家心里就都有数了,纷纷变得热心起来,把棺材给围了起来,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 我们村子里的人普遍对朱先生非常信任,只要朱先生在这里,估计天塌下来都不怕了。 我站在棺材旁边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我亲自钉进棺材里的三寸钢钉一撬了<死亡货车>起来。 慢慢地,钢钉全都被撬完了,两个壮汉一前一后,一起用力,把棺材盖翻倒在了地上。 刹那间,棺材里升腾出了一股乌烟瘴气,散发着酸腐的味道,呛得大家直咳嗽。 里面是我爸,味道再臭我也要去看看。 结果我趴在棺材沿儿向里面看去,却发现里面除了一股呛鼻子的烟雾之外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 我脑袋差点儿炸开,今天我明明是亲手把我爸的尸体放了进去,然后亲自盖上了棺材盖,用钢钉把棺材盖钉牢固的,自那之后,我就没离开过这棺材,可现在我爸他去哪儿了呢 难不成这股烟雾就是我爸的身体化成的 我紧忙回头看了一眼朱先生,想看看他怎么说。 朱先生也是一脸惊愕地盯着空空如也的棺材,愣了一愣,才慢慢说道:“果然是出大问题了。想不到我用这么厉害的方法也没能镇住你爸的魂魄,你爸的魂魄最终还是被那个女鬼给牵走了。” “牵走了”我急忙问道“朱先生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爸的尸体到底去哪儿了” 朱先生说:“刚才溃散的烟雾,其实就是你爸尸体化成的,魂魄已经被牵走了,**留着也没什么用了,早晚也是要腐烂的,你就别想这件事情了。” 我生气道:“这怎么能不想你非让我爸土葬,最后尸体不也还是化成了一股烟雾,不是和火葬的下场一样了吗” 朱先生叹息道:“事已至此,现在看来的确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。咱们还是把棺材重新钉好,安葬在已经选好的地方,先把这块风水占了。等日后你找回了你爸的魂魄,再让他的魂魄安葬在这里,你看怎样” 我气不打一处来,说实话,我爸变成现在这样,多一半都是这个朱先生害的。之前村民们把他吹的都上天了,现在看来,也不过是如此。以后遇到什么事情,最直接的解决方式还是要去找道士。 但现在事已至此,的确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,我勉强赔着笑脸,对朱先生说;“这次麻烦先生了,等我爸的事情处理完了,我一定登门拜谢。” 之后,我们又重新把棺材钉好,继续把棺材埋葬在了那棵大槐树前面,一切都是按照我爸的临终遗言,先绕着大桑树绕三圈儿,然后再磕了三个响头。 我怕那响头不算响,用了很大力气,脑门都给磕出了血。 最后我又请今天忙里忙外的村民吃了顿饭,最后单独给朱先生送了好礼,这些事情才算是完。 然后我就想先回龙云市找道士,让他帮我去想想办法,看看我爸的魂魄应该怎么办。 可走之前,我妈又不干了,说她胆子小,自己一个人睡大屋子,空空荡荡的,晚上容易做噩梦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陪她住了几天,才急急忙忙赶回了龙云市。 刚回到龙云市的那天晚上,我还没来得及去找道士,我手机就接到了一个电话。 挂断电话之后,我知道我的麻烦事情又来了。